<del id="drtfj"><meter id="drtfj"><strike id="drtfj"></strike></meter></del>
      
      

      <track id="drtfj"><big id="drtfj"></big></track>

        <nobr id="drtfj"><mark id="drtfj"></mark></nobr>
        2022-03-28 08:57:08 來源:涂料采購網

        爆雷!恒大被“強執”!涂料廠300多億貨款“懸了”!

        近日,屢現波折的恒大集團再曝出重磅消息。在恒大全球債權人電話會議上,中國恒大執行董事肖恩指出,恒大境外直接債務折合約227億美元。而在此前,中國恒大、恒大汽車、恒大物業同時公告臨時停牌,原因主要系中國恒大重要子公司恒大物業,在審核2021年度財報中發現有約134億元存款,為第三方提供的質押保證金,已被相關銀行強制執行。


        多家房產龍頭爆雷、違約

        恒大系再陷深淵,讓大眾不禁加重了對這家房地產巨頭的處境的擔憂。盡管3月的天氣迎來了小陽春,但房地產行業卻仍在疫情和眾多不可抗力的寒冬中難以如春。據涂料采購網了解,近日房地產行業眾多龍頭企業曝出違約、爆雷等危機中如履薄冰。

        陽光城公告四筆債券違約,均為中期票據,合計金額50.28億元,原因是交叉違約觸發提前到期,而這很可能將引發更多的債務提前到期或交叉違約。

        祥生控股公告稱,公司未能按期支付2億美元債1200萬美元利息。公告顯示,祥生控股集團2億美元優先票據項下1200萬美元的利息已于2022年2月18日到期應付。因多種不利因素影響,祥生控股集團流動性出現階段性問題,在30天寬限期屆滿時仍未支付利息。

        正榮地產公告稱,公司資源不足以支付2億美元永續債。

        中國奧園宣布,將不會支付即將于2022年1月20日本金總額為1.88億美元及1月23日到期本金總額為5億美元的美元票據支付余下本金及最后一期利息。

        華夏幸福公告稱,截至公告披露日,累計未能如期償還債務本息合計已高達1078.05億元。

        泰禾集團公告稱,公司存在大額已到期未歸還借款,已到期未歸還借款金額為495.63億元。

        四川藍光發展已發行尚未兌付的公司債券共8支均已違約,累計違約本金為54.47億元。

        每天都有房企倒下!房地產商或將減少近90%!

        眾多房地產龍頭爆雷,無疑讓房地產和整個產業鏈上下游陷入了忐忑和焦灼之中,那么樓市近期的行情究竟如何呢?近日,被譽為“最懂經濟的市長”——黃奇帆發表了最新研判,中國房地產已經到達頂峰,目前,中國房產公司獨立法人有9萬個,我們的開發商比全世界加起來還多,以后中國房產商有1萬個就不得了。這相當于,中國房產商要減少近90%。

        而事實似乎也正在驗證這一說法的真實性。截止目前,在人民法院公告網上以“房地產”為關鍵詞搜索出來的2022年度的破產文書已經有83家。2022年才過去不到90天,這意味著每天都有一家房企倒下。而在2021年全國約有343家房企發布了相關破產文書,基本也是每天破產一家的節奏。

        自2021年9月恒大理財產品爆雷后,房企的債務危機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接二連三被曝出。截至2021年,爆雷的知名房企共有11家,分別是泰禾、華夏幸福、藍光發展、陽光100、恒大、新力控股、花樣年、陽光城、佳兆業、奧園等。其中有9家曾躋身千億房企陣容,但誰曾想到,昔日高速增長的風光也為企業如今的高負債埋下了伏筆。

        重現兩成首付,房產剛需正在負增長?

        前有萬科董事長郁亮宣布房地產進入“黑鐵時代”,后有黃奇帆表示中國房產商要減少近90%,這種節節敗退究竟是何原因呢?業內人士表示,下游需求的冷淡是重要原因之一。

        近日,央行公布了2月份的金融數據,其中一項非常刺眼。“居民中長期貸款減少459億元”;在我國居民中長期貸款被個人按揭房貸占了近9成,這-459億可以簡單理解為是居民按揭房貸出現了負增長。

        這算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過去15年來從未出現過。房貸負增長意味著居民購房需求下降,縱觀今年2月的房企銷售數據也能明顯看出。新房成交面積方面,全國14個重點城市新房成交面積,均出現不同幅度的同環比下降,一線城市同比去年跌幅7%,二線城市同比去年跌幅20%,三線城市跌幅最大同比去年下降59%;二手房成交面積方面,除成都外全國重點城市成交面積同環比均下跌,其中一線城市下跌43%,二線城市下跌28%,三線城市下跌67%。

        2月百強房企實現銷售金額4015.8億,環比下降23.5%,同比下降47.2%;今年前兩個月,銷售額達到百億的房企有30家,比去年同期減少24家;超50億的房企有26家,比去年同期減少16家。數據的幾近腰斬也在無聲喧囂著,房地產行業仍處于寒冬的悲慘局面狀態。

        為“挽救”這一局面,全國60多個城市放寬政策,下調首付比例、放寬公積金貸款等各種花式打折方式頻出。重慶、山東菏澤、江西贛州都放出“大招”——20%首付。但買房剛需仍未提高,人們似乎到了“無欲則剛”的階段。

        商票只值五折?涂料供應商難以獨善其身

        “三條紅線”、“房住不炒”、“限漲令”……各種新鮮詞匯的曝出意味著房地產行業進入了多事之秋。銷售遇冷、融資枯竭、資金鏈緊張,房地產企業違約不斷,爆雷連連。隨之而來的是業務收縮和架構調整的哀鴻遍野之態。房地產企業的衰敗無疑也影響了其產業鏈上游原材料供應商,對于行業集中度低、價格戰頻發的涂料行業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從建筑防水材料類的東方雨虹、科順、北新防水、藍盾、雨中情、亞士防水、卓寶科技、宏源、遠大宏雨等,到保溫裝飾復合板類的亞士創能、華德隆、久諾、富思特、龍牌、美涂士等,再到建涂類的亞士漆、多樂士專業、富思特、久諾、固克、華潤、久諾、紫荊花、中華制漆等,諸多龍頭企業無人敢言對自己毫無影響。這些耳熟能詳的涂料企業在近些年一直維持著高頻曝光的節奏,但卻在近期有些偃旗息鼓。

        除了下游急劇收縮之外,涂料等企業更為關注的還是,“生米煮成熟飯”以后怎么辦——已經賣出去的貨還能不能收回錢?作為地產商的上游建材行業,由于處于弱勢地位,涂料企業往往通過和地產公司簽協議約定履約保證金的形式鎖定未來訂單,大概1塊錢保證金可以撬動3-5塊錢左右的訂單,這種如意算盤在當下卻以為著重大的風險。

        嘉寓股份、金螳螂房地產上游供應商幾乎都全額計提減值損失。部分涂料企業也大幅計提了資產損失,有的計提比例高達80%。連“以房抵債”的房子因為尚未辦理網簽手續也被毫不留情地計提了“壞賬”。

        那么這些承兌匯票到底還值多少錢?以恒大為例,去年底恒大的商票打三折都沒人要,廣田集團則表示,恒大集團及其關聯公司開具的已到期待償付及未到期的商業承兌匯票債權合計12.8億元轉讓給控股股東廣田控股,用以抵償公司向廣田控股借款的本金及相應利息6.4億元,相當于五折出售。

        以涂料上市公司年報數據所得,涂料行業300多億的應收款項或許也只能夠五折兌付。更可怕的是,五折兌付或許都算是個樂觀的結局,最怕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最后滿篇的“壞賬”不知又要壓倒多少涂料企業。

        歡迎掃描二維碼關注微信公眾號:icoat2014;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投稿請聯系:010-52638829,QQ:2510083472

        国产成人无码手机在线观看

            <del id="drtfj"><meter id="drtfj"><strike id="drtfj"></strike></meter></del>
            
            

            <track id="drtfj"><big id="drtfj"></big></track>

              <nobr id="drtfj"><mark id="drtfj"></mark></nobr>